轉載_漫談- 李國鼎和兩岸科技產業發展_網路城邦Rockwell

        我用這段開頭的歷史為一個契子,是有部份人雖然知道台灣是怎麼走進所謂的高科技時代,但是這過程之間並不是說進就進的。當初替台灣開創了半導體工業的開路先鋒已經逝去,但他的功績,即使在現今政治炒作瀰漫的環境,也永遠不會讓人遺忘。這個人其實我不講台灣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也會知道,也應該知道,就是被譽為台灣科技之父的李國鼎先生。假如有閱讀天下雜誌的習慣,對台灣的半導體產業發展更不會陌生。天下雜誌給李國鼎先生下了一個註腳:李國鼎先生的一生,就是台灣的經濟發展史。他的事蹟,絕不是數篇文章就能全盤通述的,引進半導體產業,只是他開展台灣經濟功績中的一項,這也是本文所要介紹的重點之一。

台灣半導體歷史開端 – 台積電和聯電

        在八零年代,這個時候積體電路的技術剛進入了一個相當重要的里程碑 – VLSI,超大型積體電路,這種電路的製程完全不同以往的小中大型電路,它的零件數目是前述三種電路的幾千倍到幾十萬倍。,一般的精密機械已無法將這麼大量的電路塞在邊為兩公分左右的晶粒裡面,而因此發展出新的製程技術。這個技術就是半導體的蝕刻技術,從早期的紫外光蝕刻,到較晚期的E – Bean(電子光束)蝕刻技術。而這個技術在當時,雖然並未成熟發展,但卻是一個相當具有突破性的前端技術。當時一個正確的決策,讓台灣從工業時代進化,並且領先了對岸足足二十年之久。

        李國鼎先生當時時任行政院的政務主委,靠著廣大的人脈,邀集海外有成就的華人回台,其中在通用公司任職,擁有德儀二十餘年經歷的資深經理張忠謀(Morris),就是他最留意的人才之一,一九八五年張忠謀先生應邀回台,擔任了四年的工研院院長。當時半導體產業是一個非常花錢的產業,當時很多學有專精的人才,只有設計和製程技術,但還出不起那種龐大的資本,所以當時是行政院以公民營合資的方式,政府出資一半,並且邀集荷蘭飛利浦公司和其他的學者共同出資的方式,資本額一億元,在一九八七年創立了台灣積體電路公司,由張忠謀擔任專業的經理人,當時的台積電已經是世界最先進的半導體工廠之一,和當時技術學人所投資的三吋,四吋晶圓廠也有不小的領先差距,當初台積電草創的時候都是虧損的,第一年就虧了一億多元,但由於政府是大股東,有強大的後盾,李國鼎先生的大力支持,要台積電的張忠謀放手去做,在不斷的創新研發的結果,在一九九二年轉虧為盈,營業額達到六十五億之多,這時台灣的半導體已經發展到世界的先進水平,和另一家聯華電子成為國際知名的資訊製造產業的企業。此時台灣半導體王國的名號不逕而走。

        聯電的前身是一九七六年在新竹的IC示範工廠,後來在政府的授意下,了解IC產業將是未來產業的主流,這種技術不能光停留在研究室內,因為那時候政府所主導的研究機關,都有國家安全的考量。而當時在孫運璿,胡定華等人的決策,將工研院的技術轉移到民間,一九八零年成立聯華電子。後來幾位工研院出身的研究學者,曹興誠,宣明智,蔡明介,劉英達等人入主聯電經營。那時候行政院將半導體及IC產業列為國家發展的重點產業,因而制定了促進產業升級條例,補助將產業升級至IC,電子,半導體等企業,給予優惠貸款的補助。


半導體產業的重要性

        像台積電,聯電這種IC基礎製造業,投資是需要相當大的資本,除非資本家,不然學有專精技術人才學者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資本來建立這樣的產業,初期一定要政府投資補助,配以法令獎勵,這跟目前對岸投資中芯的情情一樣,中國不但補助投資中芯,還幫中芯到海外籌資,說什麼也不讓中芯倒下,為什麼?因為在資訊產業,這是一個相當基礎跳板產業,即使不與台積電和聯電競爭,這也是資訊產業相當重要基礎。有一個意識形態的說法,說到中國發展半導體產業,目的就是為了傷害台灣的半導體,和台灣搶訂單生意,其實這話言過其實。一個資訊業,雖然粗分軟體硬體兩大領域,又細分許許多多的領域,但彼此之間或多或少都有某個關聯存在,這些關聯將整個資訊產業構成了一個關係緊密的網路型態;而這其中,半導體製造業是作為跨入其他領域最基礎的最重要的跳板,現代化的各國一定會投入,列入政策的重點產業,差就差在規模的大小,以及商業化的程度。據在下所知,中國雖然策略性支撐半導體業,但是半導體代工並非中國發展的重心,即使張汝京有意在大陸將半導體產業做大,但中國顯然有更長遠的打算。目前中國的863計畫,將一半以上的資金是拿來發展軟體研發技術以及計算機高速運算的研究,半導體也不過佔了其中一部分。


聯電的困境,IC設計的挫敗 –

        初期聯電並不是走晶圓代工路線的。當初依照政府規劃的構想,是計畫將聯電定位成IC設計產業的典範。打從一開始,聯電就有相當不錯的IC設計技術,目前還是全球知名的晶片組設計公司,不僅設計晶片組,聯電還有設計CPU(微處理器)的能力。但是個人電腦的CPU這塊領域自早被英代爾(Intel)公司所主導,基於X86所開發出來的類似品已經侵蝕到Intel公司的個人電腦微處理器市場,終於87年聯電推出UMC 486的時候,被英代爾公司一狀告上加州法院,並要求全面停止販售該CPU產品,最後官司不利於聯電,在訴訟的壓力下停止了486的銷售,聯電在這塊領域市場鎩羽而歸 ,從此將重心轉回晶圓代工上面。雖然後來威盛崛起一時,併購了賽瑞士(Cyrix),大有成為世界第三大CPU的設計製造商,但一樣在海外官司沒有斷過,不敵專利和市場佔有率節節下滑,最後也停止了CPU的製造。轉為晶片組設計製造的領域。

        平心而論,當初我國走向IC設計的方向並沒有錯,但是進入CPU市場的策略,則有待商榷。微處理器為計算機最重要的核心,但是要將其商業化,打入市場,得觀時勢而定,當時已經是英代爾獨大的情勢,貿然進入與之競爭,失敗收場的機會很大,即使目前超微(AMD)能在市場站一足之地,但市占率仍差英代爾一截。轉往晶片組或者現在行動電話晶片的設計是明智的決定,我國在這方面也取得不小的成就,雖然Intel公司在晶片組設計這塊市場仍有壟斷趨勢;但微處理器領域就此就不發展研究了嗎?當然是否定的。雖然個人的微處理器已經被獨占,但是微處理器的研究仍不應放棄發展,這是計算機領域一塊很重要的核心技術,一國不會隨便將這種技術輸出。提升微處理器的技術也應該由政府來支持研究,但不應再往商業的方向走。台灣曾經有相當好的微處理器設計根基,微處理器的發展還可以帶動高速計算服務產業的發展,這是一個良性的邊際效應,也可以避免核心技術主宰在別國手裡,增加不確定因素。在中國,雖然沒有設計個人電腦微處理器的公司,但卻是幾個有能力設計研發超級電腦的國家之一(關於超級電腦,有機會再討論)。在平時,超級電腦可大量提供用戶高速運算的服務(即使現在的分散式運算,網格運算,主幹計算工作仍然必須用大型主機),在戰時,這些超級電腦馬上民用轉軍用,搖身一變就成了彈道計算,軍事裝備定位,戰術預先模擬的重要設備。在下認為這個投資雖然很龐大,但是這是資訊技術重要的命脈,應該不吝付出。


李國鼎的遺憾,軟體產業 –

        據聞李國鼎先生生前最大的遺憾之一,就是台灣錯失了機會,沒有能夠開展軟體產業的新氣象,成為軟體技術大國。印度的軟體代工是美國扶植起來的。即使與現在台灣相比,台灣還是比印度更佔優勢。評估一個國家的綜合國立絕不能只看一面。李國鼎於1979年成立資策會。在台積電還沒成立,他老人家已經預知軟體技術將是往後資訊產業核心產業。當我們知道這件事蹟,真的不能不佩服他的真知灼見。但是他最遺憾的,也是最史料未及的。是後來的台積電,雖然將台灣帶進了資訊科技社會。但是晶圓雙雄,並沒有將台灣更進一步的帶進全面性的資訊技術開發的環境。反而像一條緊箍咒。把台灣太多比例的人才和精英陷在晶圓和硬體工業這塊大磁石。這兩家台灣科技的巨頭雖然對於台灣科技的發展功不可沒,但是對於造成目前這種資訊產業發展失調的情況,絕對難辭其咎!這種我國低階的硬體製造工業,是相當不利的。即使是高科技產品,到最後一定飽受價格競爭所苦。電腦NB組裝,液晶面板全都屬於這類。前面提到,發展這些產業,對於發展高度資訊產業,是一個相當好的跳板產業,但長期偏向這種產業,風險相當大,除非走向設計路線。軟體會是將來資訊的核心。硬體的設計有其極限,除非理論或技術大突破。但軟體代表人類的邏輯理念,是操控硬體的靈魂,而思維常是無窮盡的,哪種商機大,不言而喻。二十年前,軟體還只是硬體的附庸,但是現在,軟體技術,尤其是中間元件和平台技術,已經有了自己的主流地位。台灣因為半導體產業的磁吸效應導致投入軟體產業的人才嚴重不足,因此錯失發展軟體產業的良機。在台灣半導體產業發展鼎盛的時期,我的大學教授還公開對我們鼓吹進入半導體產業,還說了"進入台灣的軟體產業沒有什麼前途"。現在回想起來,對此我只能覺得遺憾,遺憾,再遺憾。

        大陸由於九零年代外商大廠的亞洲地區的研發核心紛紛建立(像IBM在上海的大中華區軟體研發總部,微軟的亞洲軟體工程技術院,Advanced Technology Center,ATC))所以當局很早就相當注意軟體工業的發展,軟體業目前在中國的東部是相當蓬勃的,也扶植了一些優秀的軟體開發商,像目前中國軟件巨頭 – 東風軟件,中創,金蝶,作搜尋引擎的百度,神州數位等。中國在1986年啟動了863計畫(高技術研究發展計畫),近年來補助大額的款項給中國有潛力的軟體開發公司,以及研發高速運算技術資金,這裡我要說句話,幾百顆飛彈對準我們實在不是最重要。中國發展的這些,如果處於競爭態勢,才是我們與之競爭的一大致命威脅。這現況,讓軟體代工大國印度再也不能不重視。覬覦中國和鄰近亞洲國家廣大的市場,印度開始了在中國的佈局。2001年,印度的三大軟體代工巨頭薩帝斯進駐中關村(類似我國的軟體園區),開始了廣大中國市場的佈局。但是印度公司顯然是別有用心,他們佈局中國,是為了中國和周邊的廣大市場,是為了吃掉中國的軟體產業(他們的公司並不用中國人),現在中國和印度,一龍一虎,正在進行激烈的軟體代工爭奪戰,現在中國的代工雖然還無法和印度比,但是之間競爭的事蹟卻是相當精采。


後記

        李國鼎先生實在是一位相當偉大的人,身為理工人,不管用了多少筆墨也無法形容他。這位曾經將台灣的經濟脫胎換骨的旗手,1993年,朱鎔基透過世界銀行,邀請了他到對岸參與會議,會後到達南京,將他一生的論述和竹科經驗捐給南京大學。現在,國鼎學說在對岸是一門實踐的學問。他在台灣發展經濟,科技的經驗,成果,以及缺失。讓對岸得到了師法的對象,懂得避開過去台灣身陷其中的陷阱(像過去長期過度的重硬體輕軟體)。朱鎔基後來依照李國鼎先生的經改建議實踐,讓九零年代原本經濟還在起步的中國脫胎換骨,開始步上技術立國之路。中國的中科院,軟體學院,高速計算測試中心,以及後來的937計畫,都有國鼎先生的影子。他的青壯年,投身於抗戰,中年,將青春貢獻給台灣,晚年的一個偶然,讓中國崛起。寫到這裡,即使我文筆不好,但熱淚充滿著我的眼框。只要是有感覺的人,詳讀李國鼎先生如何發展台灣經濟,對照現在台灣正把優勢整把的揮霍出去,一定會覺得又感慨又難過。韓國的某位部長曾說:我們要站在大象(指中國)的背上前進。台灣以前曾引領這頭大象,但現在只會作一隻嘲笑鴻鵠的燕雀,啟不是很可悲?認清自己的籌碼和弱點,時時警惕自己,發展正確的產業政策,才不會被無情的競爭潮給淘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新聞與政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