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_禽流感浩劫 倒數計時一百天…… _新新聞雜誌秦美華

  「感染者的肺部充滿血紅色的液體、臉部因為缺氧呈現深藍色、皮膚就好像被烈火燒灼過一般枯槁乾澀。他們的鼻子、耳朵和眼睛還會出血,很多人早上患病,晚上就死去,城市的角落裡,等著掩埋的死屍像積木一樣,廉價地堆疊在一起。」.  
  這畫面是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發生時令人驚恐的一幕,在那場災難中,感染的人不祇是免疫力較差的老人、幼童,根據統計,死亡的人大多是不到五十歲的青壯年,資料顯示,全球最少有兩千萬人因此喪生(有些疾病學者則認為是四千萬人到一億人之間)。  
  死神從不會祇降臨人間一次,九十年前的畫面在不久的將來可能會在台灣重演,許多流行病學專家都研判,流感的死神,「已經在敲台灣的大門」了,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就表示,「台灣是上帝製造的獨特環境,在很多的情況下,傳染病真的很難預防。」  
浩劫來襲/估超過萬人死亡  
  前疾病管制局局長蘇益仁研判台灣祇剩下不到一百天的因應時間,因明年「一到三月將是可能爆發大流行的關鍵時刻」,一來是一月到三月本來就是一般流感盛行的季節;二來是入冬以後,大批候鳥南下,極可能將病毒攜至台灣。  
  防疫是國家安全事務,這是經過SARS的驚恐後給政府帶來的教訓,陳水扁總統就於八月十九日上午,在總統府召開「因應禽流感可能入侵防治對策」國安高層會議,行政院衛生署在會議中報告指出,一旦人傳人的流感大爆發,「估算我國可能有五百三十萬人感染,七萬多人住院,一萬四千多人死亡」。不過,國內防疫專家卻多數認為,以過去大流感經驗法則推估,保守估計大流感至少有一○%的死亡率來看,衛生署的的統計「絕對是低估!」  
  就算是「低估」,上萬條人命受到威脅都是浩劫,行政院其實早就已設置「新型流行性感冒大流行防治諮詢委員會」,而且早在六月邀集國內學者專家組成「台灣流感研究小組」,在國家衛生研究院內,由蘇益仁、夏克山及從香港邀來有對抗禽流感實戰經驗的莊在成,在竹南的實驗室中,組織了抗流感的研究團隊,希望能和時間賽跑,在迫在眉睫剩不到一百天的時間內,替台灣部署好三道防止死神降世的防線。  
  早在七月七日時,行政院就已經舉辦過防流感的跨部會兵棋推演,預計未來五年內投入兩百一十億元,做為物資儲備和動員防治計畫,另投入六十億元進行流感疫苗自製計畫。  
  國安會議上,陳水扁特別要求:「防疫視同作戰」,行政院中,兩百七十億元的龐大預算已經陸續投入,接下來,就看國衛院真能在百日之內,成功部署抵擋死神的防線嗎?  
死神降臨/禽流感是信號彈  
  自一七九三年,費城一位醫生強森首次將流行性感冒列入紀錄之後,每個世紀平均都要爆發三次大流感。上世紀以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最為嚴重,至少兩千萬人死亡,遠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造成八百五十萬人死亡的記錄;另外兩次流感大流行分別發生在一九五七年,導致約一百萬人死亡;一九六八年則有七十五萬人死亡。平均每三十年,流感死神就要降世一次。  
  距離上次全球大流感,已過了三十七年,倒數計時鐘聲滴答作響,全球防疫專家夜不成眠。但是世衛組織的防疫作業,近來卻屢受專家、學者抨擊,主要原因在於「內容空泛、欠缺實質作為」,對此,負責統籌「台灣流感研究小組」的蘇益仁無奈地表示:「新型病毒早晚會出現,但是目前始終未現蹤跡,面對未知的敵人,能做的真的有限」。  
  「新一輪全球流感大爆發已經不是會不會發生的問題,而是何時發生的問題」。世界衛生組織首席傳染病學專家克勞斯‧斯托爾(Klaus Stohr)二○○四年年底即提出警告。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地區主任尾身茂也表示:「我相信我們目前距離流感大流行比最近任何一年都近」。  
  世衛織專家之所以頻頻地發出警告,是因為依經驗法則推算,下一次流感大流行「已經遲到了」。世衛組織專家認為,H5N1型禽流感病毒開始在亞洲肆虐,是流感大爆發逼近的信號彈。  
  被稱為 H5N1 的禽流感病毒,具有高度致命性,目前感染者約有七○%會死亡,而上世紀的西班牙流感中,估計僅有二‧五%的感染者死亡,近年來典型流感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則祇有○‧一%,更可見這波流感的可怕。  
病毒變異/青壯年死亡率高  
  台灣位於東南亞、東北亞交界,是帶病候鳥以及國際往來旅客必經的中繼站,雖然目前台灣僅出現H2N2的弱病株,在亞洲一片赤色H5N1災區中,目前堪稱唯一的「淨土」,但由於特殊的地理環境,在未來,幾乎不可能置身事外。  
  國人往返中國以及東南亞旅遊頻繁,加上外籍新娘、外籍勞工的增多,極可能讓台灣變成一個傳染病的集散地。以目前疫情最嚴重的越南為例,「平均起飛的三班飛機中,就有兩班是飛台灣」,可以想見,未來各類傳染病在台灣交流的機會祇會更加嚴重,也加重了防疫的困難度。疾管局副局長施文儀表示,「傳染病真的很難預防。」蘇益仁更研判,明年一到三月將是可能爆發大流行的關鍵時刻。  
  蘇益仁指出,更另人擔憂的是一九九七年香港死亡案例解剖報告顯示,病人的死因是「細胞激素風暴及病毒相關噬血症候群」,在越南和泰國的解剖例也得到相同的證實,「其臨床表現和病理機制上,都和攻擊性極強的西班牙大流感病毒接近」,他進一步地指出,一般流感主要是上呼吸道感染,而這波禽流感傳人病毒卻能引發全身性的病變,導致高死亡率。  
  新型超級流感病毒正在「進化」中,沒有人能預測它會長成什麼模樣,同樣地,也沒有人能預先產生抗體,目前的死亡案例中,青壯年感染者的死亡率非常高。國衛院副研究員夏克山指出,「或許是因為青壯年工作中接觸禽鳥的機會較多所致,但也有一說認為,青壯年的抵抗力強反而增長了病毒的攻擊力」,蘇益仁也提出警告,每年都有一、兩百萬人感染流感,不過大部分是老人、幼童,但是新型的流感病毒,因為沒人有抗體,平時身體愈好的人,反而容易在感染後引發更激烈的淋巴免疫反應,導致青壯年的高死亡率。  
  此外,依照東南亞幾起疑似病例的經驗顯示,新型禽流感病毒,很可能在發燒、出現症狀前就有傳染力,等發燒再隔離已經來不及,蘇益仁說,「這是新型流感比SARS更可怕的地方,SARS在發燒症狀出現後才具傳染力,但是流感卻可能無聲無息地散播」。  
阻擋疫情/各國決戰於境外  
  蘇益仁進一步指出,病毒傳染通常分為三個階段,第一波是禽傳人;第二波是小規模的人傳人,也就是目前泰國、越南等東南亞國家的情況;最後一波就是大規模的人際傳染。眼前的情勢是,「全球流感病毒的濃度已經到達臨界點」,夏克山表示,大規模的疫情爆發就在眼前。    
  雖然有些學者認為,現在對流感病毒的認識和醫療手段已今非昔比,即使發生流感大流行,也不太可能像以前那樣出現大規模的死亡,但是面對未知的敵人,大部分學者不敢如此樂觀,蘇益仁說,目前東南亞感染患者,在使用藥物治療後,死亡率已由七○%降至三○%左右,「但這並不表示病毒被控制住了,反而代表變異中的病毒,找到了和人共生之道,一旦爆發,威脅更為嚴重」。  
  來自亞洲的種種跡象顯示,禽流感襲擊人類的紅色警報已經響起,人類完全可能在幾年之內付出慘重代價,一場全球性的大流感就要開始!歐美先進國家已陸續前往越南等東南亞國家設置實驗室,就地研究禽流感病毒,張仲明表示,國衛院目前也正積極籌備前往設置,「決戰於境外」是目前世界各國最期待的做戰方式,這種做法為的是把病毒擋在家門之外,和東南亞國家的合作默契已經使此計畫在近日內即將成行。  
積極作戰/台灣三階段防疫  
  不過,蘇益仁仍擔心地指出,台灣並非世衛會員國,萬一發生來勢洶洶的大流感,是極有可能孤立無援,積極做法還是必須擁有自行研發、製造的能力。他指出,我國防疫分為三個階段,分別是,研製疫苗、儲存藥物、以及阻斷病毒源頭。  
  第一階段的措施是嚴密監測境外疫情,阻斷源頭輸入,甚至協助「他國」做好疫情控制。但是,禽流感一旦入侵,防疫最優先的還是藥物,因為疫情很可能一下子擴散,根本來不及生產疫苗,而且禽流感病毒變異太快,很難研發出有保護力的疫苗,因此,疫苗是最後的長程規畫。  
  國衛院生藥組主任趙宇生指出,抗病毒藥物有四種,治療流感的抗病毒藥物,目前以瑞士羅氏大藥廠(Roche)的「克流感」(Tamiflu)最受期待,實驗顯示它或能對付、甚至預防H5N1病毒的部分症狀,但是我國目前庫存量祇有兩百三十萬顆,相當於二十萬人份,不到全國人口的一%,嚴重不足,一旦大流行勢必造成恐慌。  
  由於產量有限,萬一爆發疫情,藥劑充分供應是有問題的,歐洲國家,包括挪威、芬蘭、法國和英國,以及北美的美國與加拿大,還有澳大利亞及紐西蘭都搶先訂購了大批藥劑。預防工作做得最好的英國訂購了可供二五%人口使用的藥品,即便如此,在坊間都傳出不少疑慮,「疫情瘋狂擴散之時,僅有的四分之一藥劑該如何分配?該以何種標準判斷使用權利?財富還是社經地位?」人性價值的爭議在流感未到之前已先行發酵。藥劑準備最充分的英國都有這種問題,更何況是目前存量僅達○‧七%的台灣。  
  面對藥劑嚴重缺乏的窘境,夏克山說,「克流感」一顆約一美元,在網路黑市上已叫價到一顆十美元之譜,在世界各國搶訂的熱潮下,台灣即使「現在下訂單,也要等二○○七年七月才能領貨」。  
  目前,國衛院生藥組已著手研究破解「克流感」製程,一旦情況緊急,將立即技術轉移國內製藥廠量產,他認為台灣已具備自行製藥的能力與技術,但在疫情未爆發之前,暫時也祇能按兵不動,「因為我們必須尊重瑞士羅氏藥廠的專利權」,但他也自信在危急時,「應能在最短時間趕製出國人需要的藥劑。」  
  但即使如此,面對著被全球流行病學專家稱為是「比病毒學家還要聰明的病毒」接近的腳步聲,國衛院內的研究小組成員中,仍然沒有人敢說:「已經準備好了!」  
三道防線 抵擋死神
掌握數萬人生死的抗疫特攻隊 
 
  今年六月,國家衛生研究院經行政院通過成立「流感研究專案計畫」,集合國內外學者專家深入研究流感及H5N1禽流感,研究工作主要分成臨床研究、生技藥研、疫苗研發三個小組進行,以因應即將到來的全球流感大流行…  
  在國安會擬入重大國策、總統陳水扁親自下達「抗疫視同作戰」指令後,台灣的抗疫團隊正式成立,這支隊伍的成敗,將決定台灣數萬條生命。
今年六月,國家衛生研究院經行政院通過成立「流感研究專案計畫」,這個計畫集合了國內外學者專家,他們的工作是深入研究流感及H5N1禽流感,以因應即將到來的全球流感大流行,期望在臨床病徵、病毒株種類鑑定及演化、免疫病理研究、藥物治療、疫苗研發及流行病學預測等各方面,建立本土防線。  
  研究工作主要分三組進行,「臨床研究組」扮演監測流感病毒的第一道防線,負責研究H5N1的病理發生及免疫致病,並且制定流感病人臨床治療共識準則,以備流感發生時,在治療病人上有所依循。  
  「生技藥研組」扮演大流行入侵時的第二道防線,預先演練抗病毒藥物製程,以備緊急時在國內藥廠製造,並且研究替代藥物或中草藥,以備大流行時建議民眾使用。  
  「疫苗研發中心」則是最後關卡,除進行目前H5N1疫苗研究及準備外,隨時掌控超級新流感的演進,開發相應疫苗。  
第一道防線:臨床研究組||蘇益仁
做好生產準備 儲備抗病毒藥物 
 
       "在泰國2004年1月的六歲小而解剖例中,可以看到H5N1病毒在肺上皮細胞內,經過一個月仍大量存在且複製,這個發現讓我十分意外"歷經SARS襲台風暴時的疾管局局長,現任國衛院臨床研究組主任蘇益仁,對於新型流感可能的威脅比任何人的感受都深刻.  
  蘇益仁說「在SARS風暴進入第二階段時,台灣是全球第一個演練流感防治的國家」,因為SARS的症狀和流感很像,當時台灣採購了兩百三十萬份「克流感」藥劑,成功地防堵了SARS疫情擴散。  
  SARS過去兩年了,這段期間國內學者專家不斷地向政府提出警告,新型流感的威脅遠勝於SARS,應預先準備。蘇益仁說,疾病管制局在去年三月就向行政院提出了六十億的克流感藥劑採購計畫,不過可能是國家財政有困難,一直到最近才通過,「但是已經錯失了先機」,目前因為疫情緊繃,全世界已有三十幾個國家向瑞士羅氏藥廠下單,預估我國能順利取得克流感的時間,至少要到二○○七年,那時恐怕緩不濟急。  
  為了深入瞭解禽流感疫情,蘇益仁和國衛院、疾管局等專家學者代表組成「東南亞禽流感訪查小組」,於七月二十六日前往香港、泰國、及越南三個國家的學術機構,實地瞭解H5N1病毒演變、免疫病理以及高死亡率原因,和各國政府準備現況。 
  蘇益仁說,從香港及東南亞的解剖例中,可以看出H5N1的病人主要死因是細胞激素風暴及病毒相關噬血症候群,臨床上的表現除了發燒咳嗽之外,有很高的比例出現腹瀉,相關研究更發現,H5N1的病毒可以在肺及腸內複製,和一般流感呼吸道感染的情況大不相同,是一種全身性感染病毒,一旦爆發,人類因沒抗體導致的高死亡率將非常可怕。  
  實地走訪疫區的親身經驗,加上青海等地再爆禽鳥感染案例,蘇益仁回國後和臨床研究組同仁展開了各項準備工作,並且於流感防治提升至國安層級後,於國安會議中提出警告,「明年一到三月是疫情爆發的可能時間!」  
  蘇益仁嚴正地表示,「這不是危言聳聽」,東亞候鳥即將南下過冬,這些無國界嬌客,極有可能攜帶病毒南下,加上每年一到三月,本來就是一般流感盛行的高峰期,因此他研判明年初將是危險的高峰。  
  面對無可避免、且即將到來的恐怖流感,蘇益仁認為,抗病毒藥物的儲備是第一線,他指出,保守估計至少應預備一○%的人口所需用藥,以一人服藥十天為基礎計算,至少必須儲備兩百三十萬人份的「克流感」藥劑,供第一線人員,例如醫療單位、機場、進出疫區旅客使用,才能守住關鍵的最前線,但由於目前確定已無法在短期內由羅氏藥廠購得,他表示,在緊急情況下,國內必須做好自行生產的準備,而國內相關學者也已積極演練製藥製程。  
  此外,基於之前SARS發生時驗屍工作發生困難,他也特別在國安會議中提醒政府,應研商是否可與殯葬業者訂定契約,並對其施予防護訓練,萬一在必要時請殯葬業者投入幫忙。穿梭於台南成功大學病毒實驗室、竹南國衛院以及台北的各項防治流感會議,為了應付大敵當前的流感疫情,蘇益仁最近總是行色匆匆。多次前往東南亞實地考察,由於曝露於疫區的體驗與需要,讓他格外戒慎恐懼,隨身攜帶克流感「護身」,他還曾大方贈送給派駐東南亞的台灣記者,對藥物儲備的重視程度由此可見。  
  但是,除了等待流感上身,再行投藥治療之外,面對大流感,民眾就真的一籌莫展了嗎?蘇益仁也並不如此悲觀,他說,「SARS之後,民眾對於公共衛生的重視程度明顯提升,由於勤洗手、出入公共場合配戴口罩、減少出入醫院等措施的落實,今年一般性流感的發生率大幅下降至往年的十分之一」,站在對抗流感病毒第一線的他說,「面對各種流行病毒,公共衛生的落實還是最基礎,且最有效的治本之道,而這也是政府無法替民眾代勞的工作。」  
第二道防線:生技藥物組||夏克山
一旦疫情爆發 兩周內完成生產 
 
  衛生署的規畫編列四十四億元儲備抗病毒藥物,以儲備一百六十萬人份「克流感」抗禽流感病毒藥物,但問題是,在全世界爭訂藥劑情況下,即使有錢也無法及時買到藥。  
  全世界祇有瑞士羅氏大藥廠生產的「奧斯他偉(oseltamivir)」,是目前公認最具療效的抗流感藥物,這種藥物的商品名稱為「克流感(Tamiflu)」。由於各國搶購,台灣的排程至少要到二○○七年才能到位。  
  為了在緊急狀態下,提供國人所需藥品,「台灣流感研究小組」在六月成立後,立即針對克流感製程演練研發,希望在危急時,能自行製造應急,帶領這個計畫小組的是國衛院的夏克山博士,目前已突破製造技術,將在緊急時把技術轉移給國內藥廠大量生產。  
  在接到這個緊急任務時,夏克山和研究人員放下手邊研究,全力投入克流感製程的技術突破,夏克山說,破解克流感製程最大的困難點在於,「克流感的合成步驟高達十一個,比一般藥品多了五、六個合成步驟」,不過,在研究人員通力合作下,目前的技術也已成熟。此外,國衛院已和國內神龍等藥廠談妥,一旦疫情爆發,立即技術轉移,大量生產。  
  夏克山說,所有的感冒病毒中都有神經胺酸脢,克流感的成分具有抑制神經胺酸脢功能,如果在感染四十八小時內服用,在防止病毒擴散上,效果非常好。「生產的技術和能力其實都不是問題」,他說,一般藥品,過了專利保障期限,就成了所謂的「學名藥」,例如阿斯匹靈等常用藥,祇要有能力且符合生產標準,都可自行製造。  
  但是,瑞士羅氏大藥廠研發的克流感,在一九九九年上市,專利時間到二○二○年,為了尊重專利權,世界各國即使有能力製造,也不敢輕舉妄動,夏克山表示,目前世界衛生組織鼓勵各國向羅氏大藥廠訂購,但也加了但書聲明,面臨緊急情況時,各國還是要靠自已。  
  口服沙賓疫苗的發明人沙賓博士曾經表示,專利權的目的是促進人類福祉,不是保障某些人的財富。因此,在全球流感大流行時,原開發藥廠來不及製造的時候,台灣勢必自己製造以拯救百姓,夏克山表示,「我們已經準備好了」。  
  他說,雖然不能預先製造,為了在尊重專利與保衛國人健康安全上取得平衡,「我們現在的策略是『做到中間』」,也就是目前國內藥物製造,儘可能做到距離成品兩周的狀態備戰,一旦大流感疫情在本土爆發,生產成品機制立即啟動,國衛院有把握在兩周內生產出國人所需的藥劑,他認為國人不需要過度恐慌藥品欠缺的問題。  
  不過,這也是在緊急狀況下才能成行,雖然人傳人大流行尚未爆發,但是夏克山仍建議第一線的醫護人員,以及經常出入東南亞疫區的國人,還是準備「克流感」,以便在第一時間控制病情。但據瞭解,疾管局在兩年前採購近二十三萬人份的「克流感」,其中一批貨的保存期限到今年八月底,同一批的「克流感」也進入藥房通路,現在民眾就算在藥房還買得到,可能都快過期了。  
  較早爆發禽流感疫情的香港地區,許多家戶都自行儲備「克流感」藥劑,但是目前疫情緊繃,「克流感」全球缺貨,再加上在台灣屬於醫師處方用藥,取得不易,民眾心中因藥品欠缺帶來的不安短時間很難克服。  
  新型大流感一旦爆發流行,在抗病毒藥物缺貨及疫苗尚未製造出來之前該怎麼辦?目前世衛組織和美國疾管局,正在尋找一些可以抗病毒或調節免疫的中草藥,台灣亦朝向這方面努力。  
  國衛院指出,由於H5N1病人的臨床症徵及死亡原因,與病毒的複製及細胞激素風暴、噬血症候群相關,必須針對抗病毒及免疫調節進行治療,因此國衛院也正針對幾種中草藥進行噬血症的相關測試,以備大流行時建議民眾使用。雖然中草藥在科學上還未獲得有效的實證,但是以SARS盛行時的經驗來看,夏克山說,在環境消毒或是安定人心上,也或許能發揮一定程度的作用。  
最後防線:疫苗研發中心||莊在成主任
獨門專利輔劑 疫苗達最大功效 
 
  疫苗的配方就像巫婆的秘方,極度神秘!國衛院疫苗中心主任莊在成口中「不能說」的那個獨家配方,也許就是未來拯救台灣走出全球大流感的終極武器。  
  六月,國衛院疫苗中心終於透過疾病管制局,分別向英、美兩國取得了H5N1病毒株,有了病毒株,疫苗中心生產出國內的禽流感初型疫苗,預計九個月後才能進行臨床實驗。  
  這是「承平」時期的正常流程,疫苗中心主任莊在成說:「一旦人傳人的緊急情況發生,疫苗中心可以跳過文書作業流程,緊急製造二十萬劑應急!」為了因應H5N1大流行,國衛院疫苗中心正與國內外廠商商洽談合作計畫,在緊急時也可在疾管局昆陽疫苗中心進行小量生產。  
  不過,莊在成的秘密武器並非禽流感初型疫苗,他說,輔劑(Adjuvant)才是疫苗能發揮作用的關鍵。站在掛滿專利證書的灰牆前,莊在成笑得信心滿滿,世界各國目前產出的禽流感初型疫苗都大同小異,我國目前的初型疫苗也雷同,根據美國進行臨床實驗結果顯示,如果沒有搭配適當的輔劑,現在市面上的初型疫苗效用不大,而莊在成的獨門秘方,正是效果著注的專利輔劑。  
  雖然有了獨家輔劑,但要對抗像火一樣蔓延的疫情仍顯不足,莊再成表示,為了強化台灣與國際疫苗研發公司的合作關係,疫苗中心計畫與葛蘭素史克(GSK)藥廠簽合約,獲得GSK六項疫苗後段分裝作業,兩個月後可葛蘭素藥廠將來台進行臨床實驗,希望在能在大流感發生時,適時提供民眾足夠的疫苗。  
  疾病管制局指出,台灣有一千兩百萬人列流感高危險群,但目前國內備量不到四百萬劑,而且超過七成都是進口,一旦發生全球大流行時,這些生產國也會以自身需求為優先,「到時候,就算台灣有錢也可能買不到」,疾管局局長郭旭崧強調,面對這種潛在威脅,自製流感疫苗已是刻不容緩。 
  莊在成指出,台灣需要進行流感疫苗自製的原因有二,其一是WHO所生產的疫苗株不一定正好符合在台灣地區流行的病毒株型,他們也不可能特別為台灣生產我們需要的疫苗,所以外購的疫苗株不一定會十分有效,而我們可以自行生產針對台灣本土發展的疫苗。其二是當流感爆發流行時,自國外引進再製備適合於台灣的疫苗株已經來不及了,我們祇能購買WHO 建議的疫苗株,別無選擇。倘若有自已的流感製造工廠,才有能力立刻生產,即時解除流感大流行危機。  
  因此,國衛院疫苗研發中心刻正加速「先導工廠」的規畫,目前已進入發包階投。先完成疫苗先導工廠三○%的概念設計,其次於「人用疫苗自製計畫」中,加強SARS疫苗、流感疫苗的研發,並興建P3實驗室,以及建立細菌、病毒、生物製劑與卡介苗先導工廠。建立cGMP先導工廠後,可讓台灣以足夠等級的設備,自國外快速引進技術,並累積純種病毒株的技術,最後建立細株資料庫。這項計畫投資八億元,計畫在二○○七年完工啟用。  
  近幾年來,台灣陸續歷經SARS、流行感冒、禽流感等疫情的威脅,這些病毒的共同特色,是出現時間短暫、感染人數不多,因此民間投入研發的動機與意願不高,但政府卻有發展疫苗的必要性,因此國衛院疫苗研發中心的任務,就是扮演先導任務,銜接其他研究單位的初期成果,接著進行臨床試驗、量產規畫,最後交到民間業界手裡時,祇要負責大量生產即可。  
  過去台灣的疫苗政策一向是以國外輸入為主,但是根據國衛院與長庚醫院研究結果發現,國內流行性感冒,比歐美等國平均早一到兩年,過去倚賴歐美進口疫苗,顯然有時效上的落差,這也是很多人會納悶,「為什麼平白挨了一針,流感來了還是照樣生病」的主要原因。  
  在亞洲國家流行的病毒,不可能由歐美等國開發及生產疫苗,就算在亞洲,每個國家的疫情雖有共通性但也也差異,唯有建立自給的疫苗供應體系,才能就近達到最佳防疫效果。「現在的禽流感初型疫苗,對於可能爆發的大流感用處不大,目前也祇能針對遭受禽鳥感染的部分發揮作用」,莊在成坦言,未來病毒進化成人傳人之後,仍須針對新的病毒株開發新疫苗。  
  在短短兩個月內研製出禽流感初型疫苗,加拿大裔的莊在成即將返加探視家人並稍事歇息,返回台灣後,面對即將成型的人傳人禽流感病毒,將又是他另一場十萬火急的挑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禽流感專區.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