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競爭的憂鬱-王盈勛

文/王盈勛 (iThome電腦報總主筆) 2010-05-05

當我們認為我們為競爭付出更多的努力,因而應該得到更好的回饋,我們其實忽略了,你為競爭所付出的努力,其實多半和其他人所付出的努力是相互抵銷的
 
上週,我的一位學生在msn上,問了我這樣一個問題:「想請教老師,怎麼看待我們這一輩的狀況。我想說的是,我和我身邊的同學,大家都是很認真在上班,加班也都盡力配合,但是似乎無法得到對等的回報,不管是酬勞還是職位。感覺就是一直被壓搾,失去了自己的時間和生活,不像爸爸那一輩,認真一點,可以當個主管或得到比較好的報酬。而且我發現,我身邊的人,國立大學私立大學或是國外回來的都沒有什麼差別,狀況都差不多。」我想,這是現在很多年輕人共同面對的處境,我就在此跟大家分享一下。

我如果跟我的學生們說,我跟他們一樣有類似的感受,他們一定不會相信,因為他們一直認為我有個好工作,還算穩定,受人尊重。但是我看到的上一代是:只要拿得到博士學位,幾乎都能找到大學教職。早期的大學教授,除了上課以外,幾乎沒有任何「額外」的工作負擔。我的老師輩們,有人甚至靠「編譯」的作品,就升等了教授。那是在大學教書,多「美好」的年代,我輩都會這樣認為。

但是如果跟現在才要在大學裡謀職,或是還在讀博士班,未來希望可以進這個行業的人相比,我相信我們這一代的學術工作者,仍算是相當幸運的。在不太遠的未來,流浪教師的狂潮,馬上就要席捲大學教師這個行業,能入行的都已算幸運。

那麼,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呢?一代接著一代,大家都覺得自己比上一代更努力,因而也更疲累(至少是不輸上一代),但是環境似乎越來越險惡,能夠得到好位置的人越來越少,工作條件不如預期,未來的能見度也越來越低。

在我看來,這一切都和這個時代對「競爭」近乎崇拜的信仰有莫大的關係。我們相信競爭可以讓生產力增加、消費者福利提升、研究更有產出、乃至國家更有全球地位等等。以上這些,可能都是真的。只不過我們沒問,得到這些的代價是什麼?

當我們認為我們為競爭付出更多的努力,因而應該得到更好的回饋,我們其實忽略了,你為競爭所付出的努力,其實多半和其他人所付出的努力是相互抵銷的。你千辛萬苦,得到一個碩士學位,你覺得你理應有更高的薪水、更好的職位,但是你沒考慮到,臺灣擁有博碩士學位的人口已逼近百萬人,你的高學歷,僅只是讓你免於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而已。

這在當代,真的是一個很詭異的悖論:我們樂見也享受競爭的成果──有上一代的流血流汗競爭,才創造出那麼多的財富與餘裕讓下一代去唸書、追求高學歷;有廠商間錙銖必較的紅海式競爭,我們才有一臺低到不及萬元的電腦可以用。但是這些競爭的成果,也使我們捲入廝殺更劇烈、存活更不容易的新一輪競爭當中。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競爭漩渦當中,多數人都是憂鬱的,因為競爭越激烈,並不表示有更多的贏家。

在我們這個時代,最苦的行業,就是那些讓你以為競爭勝出會有大獎可拿的行業。這些行業,吸引擁有最漂亮的學經歷、自覺很聰明的人來投入。但是不管聰明人有多少,贏家注定就是那麼幾個。聰明人和聰明人廝殺,社會福利可能是增加的,憂鬱卻是注定的。

作者簡介:
王盈勛─臺北藝術大學助理教授
著有《世界是斜的》、《微軟生存之戰》、《白話數位經濟》等書。

朋友轉寄的一篇很具有洞察力的文章,

把現在的職場現況犀利的寫出來.

也另我想到另一篇剛看到的文章…

你看到上帝了沒?──《上帝的企管學》
文/應仁祥

或許是因為,一天八至十小時的工作裡,辛苦的時間占了大多數,對某些基督徒而言,談到工作與信仰,很直覺地就想到,當我們遇到了刁難的客戶、難以相處的同事、沒有遠見的上司時,信仰可以幫助我們如何度過;要不然就是一個案子即將過期,得熬夜趕工,我們會向上帝禱告,請祂多給我們一點力量。

毫無疑問,對職場基督徒來說,這是很重要的一個面向。我們或坐、或行,都需要倚靠上帝的力量。曾經在一本書裡看到過,我們上班的時候,要記得把耶穌也帶著一起去上班,讓祂陪伴我們,當我們在工作中遇到困難,可以向祂支取力量,也可以想想,如果是耶穌,遇到我的狀況,祂會怎麼做。

過去的我,大多時候抱持的心態,也是這種「帶耶穌去上班」的觀念。然而,讀了維真神學院市場神學教授史蒂文斯的《上帝的企管學》,我才發現,「帶著耶穌去上班」這樣個觀念,其實並不完全,史蒂文斯提醒了我,不是我們要帶著耶穌去上班;真正的問題應該是,耶穌已經在我們上班的地方了,我們看到了沒?跟上祂腳步了沒?

《上帝的企管學》第一部,談的就是「你看到上帝了沒」的問題。緊貼著聖經,史蒂文斯告訴我們,幾乎每一種工作,在上帝眼中都是神聖的。祂樂意從事我們所做的工作,並且對於我們所做的工作,有很深邃的願景,我們應該要不斷地去思考,去了解,上帝對我們現在的職業,究竟有何心意?

我的公司有位讓人很佩服的上司,看事情很有自己的想法,許多乍看枯燥的工作,到了他手上,幾乎都會出現新的火花,新的方向。他會不斷地去問,這件工作怎樣做會更好?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不可以縮短一些時程?有沒有額外的附帶效果?一點一點地揣摩,一點一點地改良。

記得有一次,我騎車停在一台公車旁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個念頭。假如我的上司來當公車司機,他一定也會是個快樂的司機先生。不同於某些公車司機,把開公車當成一件只為養家餬口的工作,成天掛著一張臭臉,我的這位上司,一定會想辦法讓開公車這件事情,變得好玩又有趣。他可能會在公車裡擺上一盆花;可能會試著去記住某些常搭乘的老顧客,與他們作朋友;會體貼地告知顧客,這一站到了哪裡;如果公司許可,他甚至可能會在車上放點音樂,舒緩乘客緊繃的心情(就算不許可,他也一定會盡力爭取:P);他常把笑臉掛在臉上、開車非常注意安全、盡量不緊急剎車、特別照顧小學生與年老行動不便的人;甚至,他可能會發展出公車圖書館的概念,與各圖書館合作,在離峰時段,讓乘客可以坐車的時候順便借、還書……

毫無疑問,他是以上帝的眼光,來看自己在做的事情。

史蒂文斯將上帝的屬性,區分成四種:創造萬有的上帝、維繫萬有的上帝、救贖萬有的上帝、總結萬有的上帝,他認為,任何工作都可以讓人發揮和學習上述這四種上帝的屬性,關鍵只在於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自覺,是否願意花時間和心力去想,該怎樣改善我的工作品質,然後付上代價,跟上上帝的腳步,讓我們的工作能為世人帶來更多的祝福

上帝已經在你公司上班了,你看到沒?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蘇姍的三言兩語.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